無藥可救的腿控。不是人外控只是剛好喜歡的都是人外(誤)

常常創作奇妙的CP

目前栽入LOL/星海2/D3 坑中
Vel'Koz/Rek'Sai
Alarak/Artanis
泰瑞爾x瑪瑟爾

小主教超級超可愛❤

微博:http://weibo.com/6078421912

【如果瑪瑟爾重生成為小天使】的au

<<小天使瑪瑟爾的au設定>>

大概吧...((


  死亡天使被擊敗之際,靈魂紛紛湧出瑪瑟爾的身體,黑靈魂石在他體內爆炸,將瑪瑟爾的靈魂分裂成數片,其中幾塊與黑靈魂石一起爆炸消逝。

  支離破碎的靈魂在混沌要塞裡迴盪,飄渺的慢慢的重新聚集,組成了新的身體。

  失去了一部分的靈魂與記憶,瑪瑟爾的新身體是小天使的樣貌,他看著自己的短手短腿,在要塞裡找了塊破布將自己裹起來當衣服穿。



  重組新身體的瑪瑟爾,與重組前的淡薄霧色不一樣,是潔淨、閃亮的天使翅膀。散發著典雅的淡色紫光,就像幾千年前,那個閃耀著溫柔、憐憫光芒的智慧大天使瑪瑟爾。

  瑪瑟爾清楚知道自己「爆炸了」,但是他記不得自己為什麼會爆炸,對於爆炸前的記憶他完全沒有頭緒。

  他振翅嘗試著飛離地面,但不論飛行或是走路都搖搖晃晃的,很有可能是新的身體剛重組不久還沒完全穩定的緣故,所以他選擇比較安全的方式回家——用走的。

  在從混沌要塞回到至高天的路途中一邊努力控制自己不要摔倒,一邊努力回想爆炸的原因。
最後的記憶點是——涅法雷姆。

  但是他不太清楚這個在他腦子迴盪的詞代表著什麼含義。

  或許他應該回到智慧之池從聖杯裡找尋找答案。

*

  瑪瑟爾花了好幾個人類月才走到至高天冠冕堂皇的大門。

  守衛大門的天使看見一個裹著破布的陌生天使很緊張,紛紛舉起鋒利的劍向著來路不明的小天使。
  瑪瑟爾思索了一下子,緩緩開口:「放下你的武器。」

  守衛天使聽見瑪瑟爾的聲音時,一個個震驚的落下手中的劍,立刻跪下不敢抬頭,幾個的翅膀抖動著,這是天使緊張的代表。

  這歌聲的頻率——是大天使。


  大天使們聽見守衛天使傳來的消息時覺得不可置信,尤其是英普瑞斯,他是第一個衝出議會到達門口的。

  大天使們看著眼前小天使模樣的兄長,內心歡喜與擔憂的心情五味雜陳。他們不確定生病的兄長是否還是病的。

  直到瑪瑟爾開口問起泰瑞爾的事情,才打破議會間的沉默。「我的兄弟,你這副模樣是怎麼回事?」

  希望搶在英勇發言前先開口:「我想,由『智慧』親自回答你的問題比較恰當。」

  瑪瑟爾歪歪頭:「看來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發生很事情。」他走到泰瑞爾身旁。「所以,泰瑞爾接管智慧的位置?」

  泰瑞爾蹲下來與縮水的兄長平行視線:「這些...說來話長。」他苦笑,正在思索怎麼跟瑪瑟爾解釋這一切,以及哪些應該說,哪些不該提及。

  瑪瑟爾小小的手抓住泰瑞爾黝黑的手指:「我們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說。」

 

*

  議會討論著如何處置現在的瑪瑟爾。

  他們不確定兄長失憶到何種程度,擔心未來如果有一天兄長回復記憶後會不會又重蹈覆轍,至高天將再度被死亡覆蓋。

  泰瑞爾看著獨自在議會門外靜候審判結果的瑪瑟爾,映出了自己以凡人姿態重回至高天時與現在的情況相仿,只是自己變成審判人的那一方,那種感覺論誰都不好受。

  泰瑞爾用力清了聲喉嚨,既然命運卷軸也沒有提及到瑪瑟爾復活的事,我們對現在瑪瑟爾的情報一無所知,他提議讓瑪瑟爾跟在自己身邊。如果瑪瑟爾身上殘存黑靈魂石,可以減少黑靈魂石對至高天的影響。假如真的發現什麼,正義也能夠即時審判…審判他們的兄長。

  泰瑞爾與大天使們一樣,不同的是他擔憂的神情完全寫在他凡人軀體的臉上,他闔上眼深深呼吸:「結果不論如何,他依然是我們的兄長。」

 

  結論如同往常,三比一,英普瑞斯永遠喜歡跟人不一樣。

 

  瑪瑟爾靜靜地待在議會門外,事實上從大天使們有記憶以來他就這麼安靜,這麼沉默。

  從議會出來第一個是泰瑞爾,瑪瑟爾搖搖晃晃地飛向他的弟弟。兜帽向上看,即使瑪瑟爾沒有開口,泰瑞爾也知道哥哥想問審判的結果。

  「哥哥,議會最終決定,讓我照顧你。」泰瑞爾伸手摟起了他的兄長,瑪瑟爾沒有回話,小小的臂膀抱住了泰瑞爾的頸部。

 

 

  瑪瑟爾跟著泰瑞爾在聖修亞瑞到到處遊走已經過了人類日的半年,除了偶爾會提起死亡以及詢問泰瑞爾智慧聖杯的去向之外並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

  泰瑞爾曾試探性的對兄長發出疑問,瑪瑟爾總是淡淡地說:不記得了。

  他沒有關於黑暗靈魂石的回憶也沒有成癮聖杯的記憶,現在的瑪瑟爾能算上是半個新生的天使,泰瑞爾如此推斷。

  至於聖杯被泰瑞爾藏起來了,藏到瑪瑟爾找不到的地方。



  瑪瑟爾近來對人間的棉花糖相當感興趣。每當路過棉花糖攤販,瑪瑟爾會拉著泰瑞爾的衣角停下來。

  「哥哥你好像真的很喜歡棉花糖。」泰瑞爾如同往常,抱著他的兄長繼續他們的行程。

  「這東西相當不可思議。外表像至高天的雲朵一樣輕柔,入口即化。你試試。」小手撕了一片糖雲,塞到弟弟的口中。


  至少,他摯愛的兄長回來了。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零壹-小主教有這麼可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