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藥可救的腿控。不是人外控只是剛好喜歡的都是人外(誤)

常常創作奇妙的CP

目前栽入LOL/星海2/D3 坑中
Vel'Koz/Rek'Sai
Alarak/Artanis
泰瑞爾x瑪瑟爾

小主教超級超可愛❤

微博:http://weibo.com/6078421912

既熟悉又陌生的那個視線#1

TAG:Alarak/Artanis、亞拉瑞克x亞坦尼斯

台服翻譯用詞、穿越注意

片段片段的



1.  

  "亞坦尼斯..."

  一個又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叫著他的名字。亞坦尼斯像是回應著聲音般的睜開了雙眼。

  映入眼簾的是那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充滿鋒利尖刺的漆黑戰甲,鑲在戰甲上血紅色的水晶看起來額外鮮豔,以及...與水晶相同...那雙赤紅灼熱的雙眼。

  塔達力姆大領主——亞拉瑞克。

  與記憶中不同的是,亞坦尼斯第一次見到對方露出擔憂的神情。

  是什麼天大的事情讓這個冷血殘酷的大領主露出這種表情?

  亞坦尼斯這時才發覺他倒在床上,環視一下四周與身旁的儀器,自己似乎在病房內。"我...發生什麼事了?"

  "醒了?"聽見對方的聲音,亞拉瑞克立即關閉手邊的通訊,著急的趕亞坦尼斯床邊。"身體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

  亞坦尼斯搖搖頭。對於亞拉瑞克突然熱心關切自己身體狀況,他覺得莫名其妙,甚至覺得有些古怪。自己與對方的關係說是親近卻又非常陌生。撇除自己曾經對他有特別的情感,嚴格來說他們只是曾經短暫的盟友。

  "我不知道你還有這麼關心人的一面,塔達力姆。"亞坦尼斯嘗試坐起,伸展手臂,身體有些僵硬。"好了,告訴我為什麼我躺在這裡,莫非你襲擊我?"

  大領主看了亞坦尼斯好幾秒才發聲:"你不記得發生什麼事情了?"

  亞坦尼斯回想最後一個有意識的畫面。他與亞拉瑞正在爭執。雙方都舉起幽能之刃,次次往要對方害點攻擊,你來我往互不相讓,緊張的氛圍與暴漲的幽能,時間像是靜止般停止流動。

  廝殺。亞坦尼斯只能想到這詞。

  最後一個景象是亞拉瑞克將自己拋出船艦外的畫面。

  回想完畢,亞坦尼斯瞬間高漲了幽能,沒錯...眼前的塔達力姆...!!他從床上躍起,面著亞拉瑞克擺出抵禦的姿態。"塔達力姆,你居心何在?"

  大領主鎖緊眉骨思索,覺得事情有點古怪。"亞坦尼斯,你誤會了什麼。"  "不准放肆,塔達力姆!"亞坦尼斯手心釋放出幽能,向下壓低重心,蓄勢待發的姿態準備應戰。

  "為了搶奪發現夏庫拉斯附近行星上的態化氫,你居然做出這種事情來...對你昔日的戰友...!"亞坦尼斯的語氣滿腔怒火,而大領主卻露出像是個局外人般的不知情的樣子,讓亞坦尼斯更加憤怒。

  "夏庫拉斯?"眼前的塔達力姆充滿疑問,"亞坦尼斯,你口中的夏庫拉斯已經炸了。"而且還是你親手炸掉的。

  夏庫拉斯炸了?那麼他現在人在哪裡?亞坦尼斯的思緒充滿混亂。

  記憶中自己被亞拉瑞克約談到夏庫拉斯上,表面上是談判實際上卻是要藉機下手搶奪。不,既然對方要對自己下手,那為什麼現在他還能躺在床上、亞拉瑞克還一副很關心自己的傷勢?眼前的塔達力姆舉動變化實在太大。或許亞拉瑞克只是藉口趁他剛醒來思緒混亂時欺騙他,亞坦尼斯曾吃過對方這樣的伎倆...沒錯,不能對他卸下警覺。

  "這是哪裡?"

  "艾爾。"

  "不可能!"亞坦尼斯憤怒的大吼。艾爾...艾爾早就因為被蟲族入侵,變成荒蕪一片的死寂。他想起當時再度踏上艾爾時的那片情景,痛徹心扉。

  大領主看著對方待在原地一片混亂的樣子,毫不在意的走到一旁拉開簾幕。"你看。"

  陽光的溫暖灑落在亞坦尼斯的腳邊,他不可置信的抬起頭,一步步沉重、緩慢的走到窗邊,像是要將眼前的光景都收進視線內的睜大他清澈的藍瞳,全身上下的鱗片感受到那個他只能在記憶中懷念的陽光溫度、窗外景緻放眼望去是生氣勃勃、興盛繁華的神族城市,是他日日緬懷艾爾的光彩!

  "我...我以為再也見不到這樣的景象..."眼前這一切都是亞坦尼斯曾經不敢貪圖妄想的畫面。

  "你肯定是在摔下來時撞壞了你那個蠢腦袋。"亞拉瑞克拿對方打趣,而後者感受不到。

  "摔下來?"難到不是因為被對方拋出船艦外的關係?

  "少裝蒜了。難道你又從泰倫那裡學到了新的騙人的雕蟲小技?我早警告你別老是和那群人類接觸。"塔達力姆大領主走到床的另一邊順手整理桌面凌亂的物品,大多是亞坦尼斯的用藥,部分是亞拉瑞克的公文。

  亞坦尼斯仍然有些混亂的原地,面有難色的開口:"就算我受傷了,來探視的為什麼是你?而且你的舉動又...那麼親密自然,就像我們是..."亞坦尼斯說不出後面的句子,他不敢想像。

  "怎麼了?這是身為伴侶該做的。"大領主回答的理所當然。

  伴侶...

  伴侶...?

  伴侶!!!?

  "你再說一次我們是什麼?"亞坦尼斯認為自己可能真的是亞拉瑞克所謂"腦子撞壞了",居然聽見幻聽。

  "別研磨我的耐心,你到底怎麼了,真的摔傷腦子了?"亞拉瑞克熟練地伸手環抱過亞坦尼斯的腰際,把他拉到自己懷裡,將額頭輕貼在亞坦尼斯的額頭上。亞坦尼斯被對方的舉動嚇的顫了一下身子。然後感受到對方的幽能溫柔的輕貼在他的肌膚上,他第一次感受到亞拉瑞克的幽能也有不是用來傷害他的時候。

  亞坦尼斯覺得這樣突如其來的舉動很怪異,但是他不討厭這種感覺。

  亞頓在上,他不敢想像自己居然有在亞拉瑞克懷裡的一天。

  感受到懷中的星靈冷靜了許多,大領主才道出事情"你在訓練你的戰士時意外從崖邊摔了下去。我們在山角下發現你。奇怪的是你身上沒有檢查出半點外傷,醫師都覺得很神奇。"

  我摔下懸崖邊?亞坦尼斯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塔達力姆。

  "不過,依我看達蘭的大主教摔得神智不清。"亞拉瑞克輕輕的笑出聲,放開懷中的星靈"你在這等著,我去找給你診治庸醫的算帳。"大領主離開房間時伴隨著愉快的笑聲。

  亞坦尼斯不知怎麼地乖乖依著對方吩咐,捲起身子待在床上。他努力整理思緒。對自己親密且溫柔的亞拉瑞克是自己的伴侶、已經炸毀的夏庫拉斯、與眼前繁榮的艾爾...這一切與記憶中完全不同的情景…

  簡直是來到不同世界一樣。

  不同的世界...?






评论
热度 ( 18 )

© 零壹-小主教有這麼可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