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藥可救的腿控。不是人外控只是剛好喜歡的都是人外(誤)

常常創作奇妙的CP

目前栽入LOL/星海2/D3 坑中
Vel'Koz/Rek'Sai
Alarak/Artanis
泰瑞爾x瑪瑟爾

小主教超級超可愛❤

微博:http://weibo.com/6078421912

無題/威寇茲x雷珂煞


之前Lag看到雷珂又PBE被砍基礎和成長物防,氣到在噗浪上打一堆東西,打著打著就變成文了(汗


►CP:威寇茲(Vel'Koz)x雷珂煞(Rek'Sai)

►角色ooc可能,注意

►設定上可能不全,因為是臨時想打的故事

►文筆不好,用字可能不通順><

從巴哈上搬過來









  再次迎面接著只會衝著他而來的翻山、猛襲和緊接在後的女王之怒攻擊時,威寇茲產生了一些疑問。根據他近期的觀察,發現沙蟲女王——雷珂煞的力量貌似減弱許多。

  

  回到他的住所,威寇茲再次被強行住進來的同居人壓制在地,對他來說這只是司空見慣的事。再次被她一手握抓自己柔軟、無力的觸手,他確信雷珂煞的握力的確沒有剛見面時強勁。可能是因為住在同個屋簷下的時間久了所以自然鬆手一點,或許也有「使這樣的力氣就足以抓住你」的意思,威寇茲這樣自我推測。


  這只是個開始。



  結束召喚師們那裡的工作(召換峽谷)後,威寇茲和往常一樣,在回住所的路途上找了些不知名的野花,有的赤紅、有的靛藍、有的黃橙,每次都帶回的花都不盡相同,他本人表示是要帶回住所分析、研究用。

  其實大家心理有數,隔日大概又會聽見虛空恐懼--科加斯嘴裡嚷嚷著某顆木頭大眼又跑來抱怨怎麼老是被吼的事情、那傢伙怎麼整天不懂、大鐵塊怎麼敲都敲不醒...等等。





 

  一回到熟悉的住處,威寇茲進房前先確認門內左右方,看看會不會又被她突如其來的襲擊撲倒在地。


  似乎不在這裡。


  暫時確認不會發生突然被壓制在地上這種狀況後,威寇茲纖細的觸手熟練的從他的書架上拿下一個罐型的鐵製容器,乘半分滿的水,將摘回來的花插置好。

  威寇茲本來認為玻璃製的容器較為美觀,人類製的陶瓷玻璃花瓶都相當精美、花紋也都非常細緻,但在他帶回數十個玻璃花瓶都被雷珂煞一一摔破後,他覺得美不美觀已經無所謂了,耐用就好。


  嗯,很好。他滿意的看著架上擺飾的瓶花。

 

  帶花回來的目的並不真的完全是要做分析、研究用,而是他覺得這麼做她會喜歡。

  威寇茲完全不了解Xer'Sai的語言,他甚至認為那只是本能性所發出的聲音,而不是特定的詞語。

  不過有一點讓威寇茲感到不可思議,每當雷珂煞發出「KA」音時,頓時間會讓他覺得雷珂煞是在叫喚自己的名字,因為她很少發出這個音,尤其又只有在兩人獨處時才會聽見。這是威寇茲自己的推論,也許是錯覺,或是自己一廂情願。

 

  威寇茲沒辦法用單純言語的字句和他溝通,只能邊猜測、邊嘗試了解雷珂煞的肢體語言與情緒鳴聲。

  嘛,無法知道確切答案,不過他能確信沙蟲女王喜歡花這種會散發香氣的植物,這是威寇茲所有帶回的物件裡唯一不會被砸破、撕裂、咬壞,過好幾日仍然可以保持安然無恙的東西。

  

  虛空生物之間多半是弱肉強食、觸鬥蠻爭的世界,除了殺戮就是貪得無厭的進食,威寇茲覺得這樣的行為相當蠻橫、原始且令人感冒。

  這些只會摧毀一個又一個文明的地方的虛空生物多半令他感到礙事,摧毀文物減少他可以獲求的知識?那是威寇茲不樂見的,他渴求所有知識。如果必要,他會毫無疑慮剷除眼前所有礙事的傢伙。與其他虛空生物「交好」?威寇茲不曾想過,虛空生物多半只會令他感到礙事,沒有交好的必要。



  雷珂煞女王是個特別的例外,其一是威寇茲拿她完全沒辦法,她與那些一同旅行而來這片符文大陸的虛空生物不同,級別實在差太多了。


  其二是Xer'Sai女王的身姿、令他不解的行為讓威寇茲深深著迷,一股渴求更多知識慾望告訴他:


  好想知道她所有的秘密。


  

  第一次照著人類所著的書籍裡寫的內容,帶著一束花回來給雷珂煞,書上說這是對雌性釋出好意最好的方法。


  然後遭來雷珂煞一陣嘶吼,她潛底跑走了,留下滿臉疑問的威寇茲。


  隔兩天,威寇茲發現那天的花束毫髮無傷被她移動到臥寢處的一旁,沒有像他那些不幸的書籍一樣被咬爛,他瞪大眼,覺得不可思議。

  多次測試後,威寇茲肯定雷珂煞是喜歡花的。


  呵呵,小突破。


        但他仍然不懂為何每次送花都會換回一陣怒吼,她明明是喜歡的不是嗎?唉,女人。


  如果有《Xer'Sai 完全解析》這類的書能閱讀並幫他解答,或許和雷珂煞間相處就不會那麼辛苦了,威寇茲時常這麼想。

 




  不知不覺地,隨手寫的記錄用筆記已被雷珂煞的紀錄所填滿。

  

  雷珂煞不挑食、上下顎有力可以輕易咬下任何獵物;雷珂煞喜歡被觸碰背鰭,輕撫時會發出輕微、比平常高些的細微聲音;雷珂煞的前臂強而有力,靠前臂為主要移動,後腿與尾部支稱著整個身體平衡,小巧的兩對後腿讓威寇茲真心覺得不錯,好想多對腿部做實際的觸感研究,只要有想觸碰後腿的意念,就會招來雷珂煞低吼反制。附註:有機會一定要多觸摸幾下。



  雷珂煞、雷珂煞、雷珂煞。

  

  是的,威寇茲清楚知道自己十分在意Xer'sai女王,他告訴自己這一切的舉動都是為了「獲取知識」,填滿他的求知欲望。對她無時無刻觀察入微,想接靠近看輕她的一舉一動,都只是想理解雷珂煞身上的秘密,僅此而已。


  對,僅此...而已...。






  「那這樣講,你不會也想觀察我吧?無時無刻?」向科加斯聊到自己在意那女人完全只是想獲取知識後,他問。

  「知道你一天嗑掉多少士兵?我沒興趣。」是個沒有意義的數據。

  「那麼就有興趣知道雷珂煞一天嗑掉多少野怪?」

  「…聽起來不錯,列入觀察項目。」這樣可以知道為什麼老是裝備與她差上一大截,或許她有特別農野的方式。觸手在半空中劃出虛空的文字,既然提到了就先記下以防萬一。

  

  隨後聽見科加斯嘴裡唸唸有詞:果然是大鐵塊,這樣都敲不醒。

 



  ——威寇茲在房內尋找那個熟悉的藍紫色身影,看來大概是出門尋找獵物了,不然不會回來這麼久還沒受到雷珂煞的奇襲。移動到書房,上次那本花卉圖鑑到在哪來著?

  



  ——雷珂煞從身後突如其來撲獵,將他壓制在地上。這是他每天必定經歷的行程,威寇茲習慣後並沒有覺得什麼,她多半是抓住自己的觸手輕咬輕幾下後就放開,或是抓著微微揮動觸手把玩,偶爾會雙臂擁住自己整個身體,就這樣不什麼也不做。起初想有試著用力掙脫,過沒多久威寇茲就放棄了,力氣實在差太多。

  

  對威寇茲來說雷珂煞這樣的行為並不礙事。那女人多半只是想拿他當補獵的練習,又或是覺得好玩。而且雷珂煞不曾對造成他致命性傷害,頂多是受到她的利爪劃傷,這樣的小傷並不礙事。



  最近的每日「行程」卻進行不太順利。


  威寇茲發現雷珂煞近期的奇襲成功率下降許多。Xer'Sai並沒有視力,他們靠著強大的聲納接收和感知代替雙眼感官視力。

  起初威寇茲以為是他幸運,躲過沙蟲女王的翻山與猛襲攻擊。

  接連好幾次之後,發現他並非單純僥倖躲過,而是雷珂煞的聲納接受回應似乎出了點問題。

  使雷珂煞接連判斷錯誤。

 


  現在雷珂煞深掘在地時無法像以前一樣精確的掌握威寇茲的位置。


  慢著。


  這樣不就代表他不會走到哪都被那女人盯上了嗎?威寇茲想著想著,藏不住眼上表露出的愉快心情。

  沒有哪個中路希望被敵方打野過分關注的,威寇茲曾經為了擺脫這種窘境,特地和原補助位的魔甘娜交換了位置,由他當ADC法洛士的補助。但威寇茲萬萬沒想到即使來到下路當補助依然被那女人盯上,三不五時就瞬間撲向他,十分麻煩,威寇茲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惹來雷珂煞這般厚愛。


  在召喚峽谷時,位在敵方的雷珂煞突襲失敗對他而言是件好事。威寇茲這麼想。

 




  ——不過威寇茲愉悅的心情很快就消失了。


  雷珂煞女王聲納感應能力下降,無法確切知道敵人走向,帶給她後續追擊時很大的不便。

經常發生前一秒去追擊,下一秒面前突然出現敵方四人的窘境。過去與現在相比,落差實在太大。

  威寇茲眼睜睜看著奇襲失敗的雷珂煞被莫名被召喚師拿黃色問號燈號不停打在她身上,心裡莫名不是滋味,他說不上為什麼。

 

  他想做點什麼,想為那女人做些什麼。


  威寇茲起了個念頭,想幫雷珂煞做些事情,那個他曾經討厭過分關注自己的女人。






  威寇茲突然開始帶著重擊說自己要走打野,讓雷珂煞去走線上。


  「喂喂不是吧,眼睛你在發什麼瘋?你連吃到第二攤野怪的能力都沒有啊。」科加斯之前聽召喚師們聊天時,聽見威寇茲帶重擊上場走打野位還以為是在開玩笑,沒想到是真的。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想幫那女人做些甚麼,首先必須知道她平常在做什麼。所以威寇茲想從帶重擊起手。威寇茲的觸手握緊重擊,敲打著眼前的啾吉,看來他對於野區的知識還不夠,還要更多。

  「......百...百戰不殆?F**K,你被雷珂煞Gank到腦袋壞去啦?」看來那個沙蟲女王對這顆大眼的過份厚愛還沒敲醒這木頭反倒適得其反,科加斯搖搖頭。

 


  「正好相反。」

  「相反?你想去Gank雷珂煞?」科加斯滿臉疑惑,他覺得自己已經無法跟上眼前這顆大眼的思緒。

  

  「不,我想幫Rek。」威寇茲的回答換得科加斯張口結舌。

 


  威寇茲不屑的瞇起眼皮「幹甚麼那副表情?」科加斯的表情活像他突然驚覺他的饗宴可以直接嗑掉巴龍般的不可思議。

  「...不,沒什麼。想不到在一旁敲你那麼久,終於敲醒了。」科加斯眨了眨眼,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這個他以為可能永遠都敲不動的大鐵塊。得到威寇茲的瞪視。

 


  「也對啦,就算再怎麼鐵塊,朝夕相處還是可以被融化的...」他喃喃自語。「不過你想幫雷珂煞幹甚麼?」

  「Rek最近聲納探知狀況似乎不是很好,Gank能力下滑許多,以隊友來說都是不樂見的。」威寇茲停下對野怪研究分解的工作,揮動觸手在半空中劃開,出現了虛空的文字和圖表,邊解說邊分析著。

 


  「所以我想,從分擔視野的掌控壓力開始做起是最好的。」

  「這個方向沒錯...」科加斯表示同意。

  「所以我想出洞察之石來幫他分擔野區視野壓力。」威寇茲繼續說著。

  「補助出眼石很合理。」科加斯點點頭應喝。

  「是中路。」他糾正。

  「中...?中路也不是不行...只是也要等到第三、四件裝了吧?」過早出洞察之石容易讓中路發育遲緩。

  「不,第二件裝。」威寇茲認真說著。

  

  「我操你來雷的吧!!!!!」

 




 

  老樣子結束了召喚師那裡的事情,今天也伴手帶著一些花回到了住所,這種花枝莖帶著刺,花瓣軟嫩,沒有什麼香氣,書上說名為玫瑰。熟練的拿了鐵製容器裝著,艷紅的色澤在這簡單擺設的房內額外顯眼。

  

  「KA!」Xer'Sai女王從威寇茲身後奇襲,將他壓制在地。威寇茲反應不及,嚇了一聲,但很快反應回來。雷珂煞總是這麼喜歡弄他,她沒有惡意,他猜的。

  雷珂煞一手抓住與她強而有力的前臂相比纖細許多的柔軟觸手。「Kekeeee...」她沉沉發聲。

  

  「嗯,我回來了,Rek。」被壓制在底下的威寇茲習慣的任憑他強行入住的同居人擺佈。

 

  不知道Rek有沒有覺得好些,威寇茲想。

  自從感覺聲納變遲鈍到現在似乎都沒有轉好的跡象,不過他知道雷珂煞正在慢慢適應聲納的遲緩所帶來的改變。現在變得較不會冒險追擊,這樣也不壞。

  「嗯…」威寇姿試著項讓另一隻觸手微微纏著雷珂煞的左臂,但不久就被她輕聲低吼聲後拿開。

  「Kekeke...」她雙手抓住威寇茲的雙觸手微微擺動,聲音聽起來心情很不錯。

  知道壓在自己上方的虛空女王似乎很開心玩著自己的雙手,另威寇茲覺得現在擔心那麼多也可能只是他多想「呼...」嘆聲。

 

  威寇茲嘗試輕輕挪動身子讓他大眼能從下方好好看見雷珂煞的樣子,他看著雷珂煞,輕聲喚著對專屬她的稱呼:「Rek。」磁性的聲音過分迷人

  

  「GA?」像是聽懂威寇茲的話,雷珂煞回應了。

  「......不,沒什麼。」語塞許久,威寇茲將話吞了回去。

  「Rrrrrrrrrr!!!!」沙蟲女王不滿的低吼著。張口咬住威寇茲本體周圍的硬甲,輕輕用下顎的利牙磨著。「等、等等別、咬...Rek...!!」儘管他使盡力氣想將雙手抽開來抵抗雷珂煞,但她依然牢牢抓住威寇茲的兩隻觸手。

  就算她的力氣已大不如前,但現在我仍然無力抵抗她啊,威寇茲自嘆。

 

  威寇茲闔上眼皮,不管她是否聽不聽得懂,原本是想要帥氣的對她說出:「如果妳無法探測前方,那麼我來當妳的眼,幫妳看著前方漆黑的道路」。

  


  看來要說這種話果然還是太早了。

  


  不管是對於妳還是我。



  威寇茲看著眼前的正玩著自己的雙手開心的雷珂煞,最後一隻沒有被束縛、如同尾巴的觸手和往常一樣,輕輕纏住她時常不經意擺動,讓他覺得這樣一些可愛的蟲尾。


  


  威寇茲發出愉快的笑聲,「我也抓住妳了。」








完(?)








後話。

———— ❖❖❖❖ ————

 


  ——帶了好幾場重擊嘗試打野的威寇茲終於被隊友說服回到線上去。但仍阻止不了他堅持中路買眼石。


  「我說你啊。」科加斯在上一塔附近回頭看著在人在野區石像旁草叢的威寇茲。

  「這次沒走中路,補助買洞察之眼有錯?」他瞇起眼皮表示不滿。

  「不是啊,你也不能這麼黏著打野啊。」科加斯皺著臉。

  威寇茲陪著雷珂煞打野從下路啾吉一路吃到上路雙石才回家,連去中路Gank、吃河蟹也都一直在一起。 ADC法洛士雖然說沒有關係, 但臉上掛著QQ。

 

  「這傢伙不是太遲鈍就是投入過頭...怎麼這麼麻煩啊啊!」科加斯喃喃自語。威寇茲不知道是又受到什麼刺激,自從說要幫雷珂煞起,就這樣子黏著沙蟲女王。

明明前陣子他還是那個只要在雷珂煞的洞口旁聽見虛空疾行的嘶吼就直接果斷交閃現的威寇茲,現在一百八十度翻轉。

  

  科加斯看著面前這顆大眼愁著臉想不透。

 

  「我最近發現Rek翻山的冷卻時間變長了。」威寇茲移動到科加斯身旁,再度撥手劃開騰空分析著,順手趁科加斯不注意時伸手點掉了砲車。

  這什麼鬼理由,啊我的砲車。「那點冷卻時間不至於讓你把ADC一人丟在下路吧?」

  「他很好的。」威寇茲淡然,法洛士自己說他沒問題的。

  「不至於完全犧牲你的發育吧,現在野區只讓雷珂煞一人吃的話你拿不到半點經驗值欸?」

  「正在拿。」威寇茲揮動觸手,連續兩發虛空裂痕直接洗掉科加斯眼前整波兵。


後來威寇茲被強烈禁止走補助路。




———— ❖❖❖❖ ————





實在不爽R社又砍我雷珂女王,搞得我躺在床上用噗浪打文洩憤(欸)

很久沒寫文了傷眼抱歉RRRRR

主要是想補足一些用圖啊、漫畫比較難表達的東西啦,大概。


评论
热度 ( 4 )

© 零壹-小主教有這麼可愛 | Powered by LOFTER